去旅行,其實可以拯救生命

Updated: May 9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其實番梘都一樣。當你去旅行退房嘅時候,遺留係房入面果舊番梘,除左可以對抗 2019 新型冠狀病毒,其實仲可以拯救更多生命。

再皂福如何對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


2020 年,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個艱難的年份。在這個嚴峻的時候,肥皂在預防疾病傳播方面能夠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 ── 用肥皂和清水洗手,可以有效清除不同的微生物,包括冠狀病毒。我們致力為不同弱勢社群及街坊,提供肥皂,衛生用品以及衛生教育。


由疫情開始至今,我們在亞洲不同地區派發了總共 4,300 公斤(或 18 萬塊)肥皂,而爲了對抗新冠病毒,我們更提供了 30,000 多個口罩和 30,000 多支酒精搓手液。


#Soapin18 行動

COVID-19 的影響下,隨著香港社會越來越重視個人衛生,特別是強調要使用肥皂洗手,我們努力增加派發的次數。而 Soapin18 這個行動,將會向全港 18 區提供肥皂和搓手液。了解更多


#Soaptocope 行動

通過與街頭清潔工人的交談,得知他們對防護裝備的需求甚大,因此,我們準備了大量的衛生包,內含教育小冊子,並附上各界捐贈予我們的口罩,當然還有消毒液及肥皂。截止 5 月,我們已為超過 3000 名前線清潔工友送上了上述的專用衛生包。了解更多




更多的行動


幫助新加坡的外來移民工人

作為全球其中一個最繁忙的商業及交通樞紐,新加坡因為受到新冠病毒的影響,以致當地的經濟和社會受到沉重打擊,人們因而每天都在恐懼和疑慮的氛圍下生活。


在新加坡,低收入家庭和外來移民工人是最受影響的,他們缺乏足夠資源去購買必需品以避免受到感染。在您的幫助下,我們計劃在未來 6 個月內,於當地派發 20,000 塊肥皂,以幫助至少5,000 名弱勢社群人士,令他們在這個困難的時期中維持健康。了解更多



幫助緬甸貧窮社區

新冠病毒爲全球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而緬甸作為發展中國家,當然也受到嚴重的沖擊。當地許多人缺乏物資及知識,去有效對抗疫情。在這環境下,貧困地區中的低收入家庭最為困難,他們的生命不斷受到威脅。


我們需要您的支持,以幫助這些貧困社區獲得衛生必需品。通過您的協助,我們便能向 1,500 戶家庭派發 25,000 件肥皂,這些肥皂足以確保他們超過 3 個月都能夠乾淨地洗澡以及洗手。了解更多




冠狀病毒以外


我們如何拯救生命


每當你去完旅行在酒店退房時,你都會和大部分人一樣,不會把肥皂帶走。結果,亞洲的酒店每年扔掉超過數十億塊肥皂。諷刺的是,地球上有數百萬人因缺乏肥皂而喪生。這聽上去,很不可思議及很可怕吧?


再皂福是亞洲第一家也是最大的肥皂回收慈善機構:我們與酒店,企業,義工,慈善機構和學生等合作,回收肥皂並經過處理後將其分發給最需要的人。透過從酒店收集你所留下的肥皂,我們既幫助減少垃圾堆田區積聚化學廢物,又能發放最便宜及有效的衛生資源,挽救大量生命。



我們在亞洲的日常工作


企業團隊建設和義工服務

我們與不同公司合作,為他們舉辦各種工作坊及團隊建設日等活動。這些年來,在他們的參與下,我們回收並處理了 100 噸的肥皂,使得數百萬人受惠。每一年,我們都會爲過百間公司組織活動,這樣不僅使他們履行企業社會責任,還可以幫助其改善員工關係,增加彼此之間的好感。


社區服務及社會共融

我們與長者,少數民族及自閉症患者合作,讓他們參與到處理肥皂的環節當中,並幫助我們舉辦不同活動,從而獲取一定的金錢報酬。此外,我們會招募企業義工和大學生作為我們的香皂天使,他們會身體力行到不同學校,派發肥皂以及教授生理及心理健康等知識。我們希望透過肥皂這一件簡單而有用的物件,去多角度地建立一個更美好的社會。


青少年賦權與培訓

我們的公司架構非常特別 ── 大量的大學生會加入我們,成為實習生,並擁有不少實權。我們為學生提供一個完美的平台,使他們能夠把書本上學到的知識,通過管理和營運再皂福,發揮出來。他們會與外界會面及談判,亦會處理法律與會計的問題,以及制定和執行策略等。最重要的是,我們通過實際的工作,培養他們於未來的崗位上更熱衷於履行企業社會責任,回饋社會。閱讀更多




爲什麼需要支持我們


COVID19,肺炎和腹瀉等都是導致五歲以下兒童死亡的主因,腹瀉可直接或間接導致超過三分之一的五歲以下兒童死亡,而便用肥皂洗手,是其中一種最有效及最便宜的方法,去預防這些疫病,令兒童的生命免受威脅。


有你的支持,我們可以繼續回收肥皂並進行處理然後再送出,從而拯救一條生命。在你下次旅行時,你就知道,有我們在背後,為你的旅程增添多一份特別的意義及貢獻。你我聯手,就可以為現在及未來做出改變。


今天開始, 支持我們,共同挽救生命!如有任何疑問,亦歡迎隨時通過 info@soapcycling.org 與我們聯絡。




寫在最後 - 主席的話


我們多麼的需要你

當我在 2011 年擔任再皂福的第一屆實習生時,我認為參與非牟利公益機構的工作,就像是「額外」的事 ── 對社會有益的事當然做得越多越好,但如果工作或生活中比較忙,那就可以隨時抽離。畢竟機構是非牟利的,既不會「虧蝕」,又不是社會「必需」的,所以畢業後我便「理所當然」地離開。

2018 年,我受邀回到再皂福,並加入董事會,那時,我的想法是相同的。2019 年,董事會提名我為新任董事長,我有點猶豫不決,但再想想,只不過是一個非牟利的機構,又有 7 年的根基,這「額外」的擔子又能有多沉重呢?於是我便答應了。


Justen, 再皂福董事局主席

上任後,所有事都很順利。再皂福由只有一名全職員工增加到四名,每月的項目運營成本超過 10 萬,創造的社會效益每年翻倍。我們會為銀行及金融機構等不同企業舉辦工作坊及團隊建設日等活動,他們幫助我們處理回收的肥皂,回饋社會,提升公司形象的同時又能培養員工對公司的好感,提升歸屬感及員工之間的團結精神,我們則從中獲取一些資金,支持公司運作,達到收支平衡,是雙贏。此外,我們亦會舉辦其他籌款活動,例如持份者餐飲聚會,G.R.E.E.N. 酒店業綠色會議,公益騎行等。這就是我們連續八年的賴以維生之道。

直到新冠病毒的出現,改變了一切。幾乎一夜之間,所有公司取消了「不必要」的活動。我們的工作坊,酒店沙龍,持份者宴會,單車義行及國際公益旅行等都要取消。2020 年 2 月上旬,我們意識到銀行賬戶裏的錢將會很快就「燒」完。

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無論是對公益機構而言,抑或對我這個擔任非牟利組織的領導人而言,都不是什麼「額外」或「不必要」的。先不談論我們的肥皂在對抗新冠肺炎時的作用,即使只針對內部而言,我也要考慮 4 位員工及他們的家人。機構的運作不能停,我不能讓員工們多年的打拼化為烏有。

整個團隊,包括另外 5 位董事及 6 位亞洲其他地區的負責人,都全力工作。我度過了無數不眠之夜,舉行了無數次網上會議,與無數個潛在資助者洽談,最後得到利希慎基金的贊助,令我們渡過一小段難關,但形勢依舊嚴峻。

是嚴峻,但我們沒有停步:這幾個月,只要一收到捐款,我們便去派發肥皂及衛生包。在亞洲多個地區,我們向過萬人送上 10 萬塊肥皂,3 萬個口罩及搓手液,以抵抗新冠病毒。他們當中,有清潔工,有農民工,有住在偏遠地方的貧困村民,也有不同城市的普通街坊及弱勢社群。在香港,我們有 soapin18 及 soaptocope 兩個項目,我們都是親自深入社區,進行派發。我們亦花時間與他們交談,並告訴他們個人衛生和使用肥皂洗手的重要性。在進行衛生教育的同時,亦鼓勵他們積極面對疫情,一起度過難關。

我們都很累,至少我是。每天下班後還要忙得焦頭爛額,感覺像忽略了妻子,甚至加重她的負擔,讓她常常獨自照顧快一歲的兒子。但我希望我自己,我的團隊,甚至在看這篇文章的你,都可以一起堅持下去,皂福社會。我希望繼續這一旅程,繼續幫助社區度過疫境,繼續建設一個共融的社會,繼續去挽救更多生命。多一分的捐款,就可以皂福多一個人。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希望沿路,一直有你。



FOLLOW US

© 2019 Soap Cycling (再皂福) All rights reserved. Soap Cycling – a Foundation for Shared Impact partner